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单位介绍机构设置工作职责理论武装校园文化社会实践志愿服务就业创业基础团建
 通知公告
关于刘宏誉作为2016年度“...
关于开展辽宁大学社团年检...
关于开展辽宁大学首届国学...
关于开展辽宁大学“活力团...
关于转发《关于组织开展201...
关于2016年沈阳市大学生市...
关于推荐参评2016年“沈阳...
关于推荐2016年沈阳市大学...
  好好学习
当前位置: 首页>>好好学习>>正文
 
 
追寻与守护人类理想的中国逻辑
2015-10-13 15:55  

(作者:郑长忠)

    经过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努力,共产主义,不仅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理想,而且作为人类社会进步的运动,被提出了;经过马克思主义者的努力,共产主义,不仅作为趋势与方向,而且还作为规律与方法,被实践着。共产主义运动,对于中国来说,具有工具意义,还具有价值意义。在中国共产党人的追寻与守护下,共产主义运动,不仅推动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且推动了中国人民的自由与发展,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而使中国的道路具有了人类的意义。

  共产主义:值得追寻与守护的人类理想

  对于个人来说,必须在希望中才能活下去,对于人类来说,也同样需要理想,并在追寻理想的过程中得以发展与进步。因此,在不同时期与不同文明条件下,人们都以不同方式对人类发展提出了理想。人类正是在这些理想的鼓舞与激励下,不断获得发展与进步,同时,也不断将发展与进步的文明成果转化为丰富人类理想的新的依据与内容。

  进入近代,在生产力发展与社会进步背景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经过充分研究,提出作为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类理想,能够在现实中得以实现,而不是像过去人们所认为的那样,只有将之寄托于彼岸天国,或是停留在精神世界之中。同时,马克思和恩格斯还为我们揭示了实现人类解放与发展的内在规律与现实路径,由此,使人类这一理想的实现,不仅是空想,而成为科学。这种理想的社会就是共产主义社会,追寻与守护这一理想的过程,就是共产主义运动。

  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发展是具有内在规律性的,实现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使然的。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既不是空中楼阁,也不是无中生有,作为一种必然的结果,它是具有内在科学性的,作为一种运动的成果,它是建立在每一阶段人类文明成果充分发展基础上,是扬弃和超越,而不是单纯否定。因此,对于共产主义,我们既不能悲观失望,也不能历史虚无。

  当我们说要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不是说,明天就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立即成为共产主义社会中一员,而是说,我们应该自觉追寻与守护这一人类理想,并在实践中,助力这一理想的实现,为其添砖加瓦。为此,对于共产主义者来说,一是要做到信念坚定,相信共产主义实现是人类发展必然;二是要做到内心从容,应理解共产主义运动是需要经历一个过程的;三是要做到包容转化,将历史上与现实中各方面有利于人类自由与发展的思想性与现实性因素进行吸收与转化,使之成为有利于共产主义运动的资源。

  虽然共产主义是一种必然,但是基于认识与境界或利益与境遇的不同,现实中的人们,对于共产主义的理解或态度,也必然存在差异。然而,不管怎样,作为历史必然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总是在演绎着,面对历史规律,人们常常处于“日用而不知”,在客观上总是被规律所支配,即使是那些不理解乃至在观念上反对共产主义的人,只要在行为上,不做逆历史与社会发展之事,实际上,也无意中服务于这一理想的实现。

   民族复兴与人的发展的有机统一:中国共产党的追求

  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不是抽象停留在理念世界之中,而是通过历史与现实的人的实践予以实现。历史与现实的人也不是抽象存在着,在不同时期,总是要组成某种共同体,或是以部落、氏族方式,或是以民族、国家方式存在。马克思主义认为,人类社会发展总是从低级往高级发展,由于历史与地理等因素,世界上的不同民族或国家的人所处的历史阶段存在差异,而处于不同历史阶段的人们的交往方式与生存形态也存在着差异。整体来说,越高级阶段,人类自由与发展程度也越高。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的具体体现,共产主义运动对于不同民族共同体或国家来说,在不同历史时期,其任务与使命是不同的,以及具体实现方式与路径选择也是不同的。

  中华民族是最早进入文明阶段的人类文明体之一,在古代与古典时期,中华民族都创造过非凡文明成就,也推动了中华民族及其成员的发展与进步。然而,面对现代化浪潮冲击,中国古典政治文明未能实现成功的自我转型,导致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皆陷入受奴役境地。在追求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的过程中,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选择了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不仅在工具层面上,为中华民族独立与现代国家建设提供了组织基础,而且还在价值层面上,为推动中华民族从传统走向现代,推动中国人民实现进一步的自由与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南。因此,推动中华民族独立与复兴,推动中国人民自由与发展,就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双重历史使命。

  由于现代化首先出现在西方,作为后发国家,中华民族曾经处于相对落后阶段,人的交往方式与生存形态也是处于前现代状态,因此,推动社会发展以实现人的自由与发展,就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命题。然而,中国人民的存在又是以民族与国家为基础的,因此,推动民族独立与复兴就成为中国人民的自由与发展的前提。实现上述这对关系的有机统一,不仅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内容,也成为中国现代化发展中需要平衡的张力,同时也是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发展需要解决的一个现实命题。

  面对这一命题,中国的做法是,通过建立社会主义国家,以锁定人的自由与发展的方向,同时通过发挥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化力量来推动现代国家构建的任务,克服了传统社会的一盘散沙特征,为现代化建设奠定了双重组织化基础。而后,遵循现代化社会发展逻辑与中国社会发展逻辑相统一原则,推动中国社会现代化发展,进而有步骤推进了中国人民的自由与发展。在此过程中,我们不仅推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且在较短时间内完成了元发性现代国家用两三百年才完成的推动社会与人的发展的任务。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马克思主义认为,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阶段,需要经历社会主义社会阶段,在这一阶段,需要通过由马克思主义政党掌握国家政权,一方面保证社会发展方向,另一方面可以运用国家政权对社会进行改造,以推动社会发展。这一社会发展逻辑的演绎,同样也不是抽象的,而必须通过不同地域与国家的人民的实践得以实现,对于中国来说,就是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中国社会发展逻辑与现代政治发展逻辑的共同演绎,使中国社会发展,从前现代直接进入到社会主义阶段,因此,对于中国来说,要推动社会发展以实现共产主义,就必须充分发展现代化。然而,现代化发展却有其自身规律,这就意味着,在社会主义背景下,推动前现代的中国社会实现现代化,就成为社会主义中国需要面临的一个历史与现实命题,同时也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一个难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为了克服中国传统社会“一盘散沙”特征与现代化建设对组织化诉求之间的矛盾,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宏观上,我们建立了以国家力量为主导的计划经济体制,在微观上,我们建立了以基层党组织为核心的单位社会体制,从而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奠定了组织化基础。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在中国取得了巨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础也得以初步奠定。不过,随着时间推移,作为现代化建设的一种过渡性组织模式,计划经济体制与单位社会体制的不足也开始显现出来,即,能够为现代化建设奠定组织化基础,却不能为现代化建设提供可持续发展内在动力。为此,中国共产党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做出了改革开放的决定,从而标志着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第一阶段任务基本完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到全面发展时期。

  经过初期的改革开放实践探索,中共十四大决定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而标志着现代社会基因植入了中国,由此导致了中国社会现代化发展,不仅在经济层面,而且在社会层面都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人们交往方式与生存形态再次发生巨大变化。为了适应市场经济与现代社会发展需要,中共十五大做出了依法治国与建立法治国家的决定,标志着社会主义现代国家建设进入到全面推进阶段。党建国家与推动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决定了,随着市场经济建立与依法治国推进,反过来就要求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必须创新与发展,为此,中共十六大就提出了“三个代表”,回答了在新的条件下应该建设什么样的党以及如何建设党的命题,标志着党的创新与发展得以推进。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社会主体性与多样性开始生成与发展,为此,中共十七大就做出了推动和谐社会建设的任务,标志着现代社会在中国生成。

  对于现代文明形态来说,现代政党、现代国家、现代社会与现代市场,是其四个结构性主体要素。这就意味着,经过三十多年发展,现代文明形态的主体要素在中国基本生成了,由此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形态的发展完成了要素生成阶段。然而,还存在着两方面问题:一是各要素的功能尚未得到充分发展;二是各要素之间内在关系尚未实现有机化。

  为了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与形态的完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全面深化改革以推动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决定,由此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形态全面发展阶段,一方面,开启了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明形态走向定型与发展的征程,以最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另一方面,开启了推动中国社会从前现代向现代转型走向基本完成的征程,以进一步推进中国人民的自由与发展。

   中国道路的人类意义

  作为共产主义运动的组成部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后发国家的中国,通过走社会主义道路,实现从传统向现代转型,完成民族独立与复兴以及人的自由与发展双重任务的道路,不仅造福了中华民族与中国人民,而且其所包含的经验,从一定意义上说,具有了人类意义。

  中国是在后发国家的前现代的社会基础上,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在一个国家中建立社会主义,中国是继承了苏联的经验取得了成功,然而,中国并没有停留在苏联的模式,而是将这一模式作为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与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阶段予以探索。在该模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后,中国能够快速实现超越与创新,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并形成了中国特色主义理论,而不是像苏联那样停滞不前,导致社会主义建设失败。由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与经验,不仅使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得以顺利发展,而且也丰富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内涵。

  在后发国家建立社会主义,内在要求中国必须发展现代化。现代化发展规律要求中国不仅要在经济和社会上完成现代化任务,而且还要在政治上完成民族国家建设与现代政治发展的任务。由此,中国的政治与社会发展,就不是在单一逻辑下完成的,而是在中国社会发展逻辑、现代文明发展逻辑与共产主义运动逻辑共同演绎下得以实现的,否则就可能出现巨大挫折。

  面对这一世界难题,中国通过选择以共产主义为诉求的中国共产党作为领导力量来领导人民,实现了民族独立与国家基本统一,完成了民族解放与国家建设任务。而后,通过坚持与发展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经济制度,一方面在价值上坚持了社会主义价值方向,另一方面也在工具上使国家相对自主性得到维护,而不受其他力量绑架,同时也保证了社会发展的内在活力,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能够根据整体发展需要,遵循规律而推动国家与社会发展。在政治上,通过坚持与发展人民民主,丰富民主实现形式,推动现代民主在中国发展。在社会上,通过推动现代社会发展,使人民的自由与发展得以推进。由此,中国成功处理了从传统向现代转型过程中的国家整体建设与人的自由、发展的张力问题,实现了在当今世界中人口最多的国家中顺利转型与发展,从而为人类现代文明发展提供了中国经验,同时,也使共产主义运动内在逻辑的演绎获得了现实基础。

  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使中华民族得以独立与复兴,人民获得自由与发展。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与中国综合国力提升,在全球化背景下,其意义就不仅局限于民族与国家内部,而且对全世界都将产生影响。中国发展之后,会如何影响世界?这是全世界都关心的一个命题。

  作为具有数千年文明的古老民族,中华民族追求“和而不同”与崇尚和平的特质,使我们不可能称霸。作为后发国家,从传统向现代转型过程中,曾经经受过帝国主义的奴役与压迫,中国深切理解其中的苦痛,因此,我们发展与强大之后,不可能将自身经历过的苦痛,再加在别的民族与国家身上。作为中国领导力量的中国共产党是以实现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而以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为诉求的共产主义理念,将民族独立与自由作为人的自由与发展的重要前提,并且认同不同民族与国家发展必须遵循自身发展的历史逻辑,而不是像某些国家那样,将自身国家利益包裹在所谓自己认为的“普世价值”之下,并以此为借口,来打击别国,导致他国崩溃,带来许多灾难。

  为此,我们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命题,既要尊重各民族与各国自身发展历史逻辑,又要推动人类整体的和平与发展,这是中国基于时代发展的需要所提出的新的理念。这其中,既包含着中国文化既有的特质,也包含着现代文明发展的需要,更包含着共产主义运动的内涵。

 

 

 

 

关闭窗口
 
中国共青团网 | 辽宁共青团网 | 辽宁大学
辽宁大学团委 电 话:024-62202086 传 真:024-62202161 Email:lnutw@126.com
地 址: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南大街58号 邮 编:110136
中国·沈阳·辽宁大学 Copyright by 辽宁大学 ICP备案号:05001361号